新聞中心2023年陶瓷文化藝術的新發現-台灣「 鈞炻器」(Jun glaze Stoneware)

2023年陶瓷文化藝術的新發現-台灣「 鈞炻器」(Jun glaze Stoneware)

2023/1/7 新聞 38
資料來源:
華巍藝術新聞  http://www.huaweart.com/archives/12288 

 
21世紀2023年陶瓷文化藝術的新發現-台灣「 鈞炻器」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
作品專業攝影/黃瑞慶    撰文/紀向
 
文化的沈澱不是一蹴即至,也不是隨意的卡位定位,欣賞現代美學,不離傳統文化給予我們的經驗,鑑於淬煉華夏數千年文明而衍生的文化果實,卻是如此的甜美與亮麗,如此華夏一種歷久不衰的文化!卻也不離瓷器,如此瓷器更是東方中國驕傲於世界的驕傲,如此西方人對於中國,對於中國的認知,確實離不開對瓷文化的認知。而瓷器流傳至今。還一直讓人欽讚的不外乎汝窯與鈞瓷,但是文明的演進,階段文化的流失與被遺忘也屬正常。
 
 
因應現代文明的進步,各種材料的發展發現也日新月異,但是多少歷史上的美麗器物,未必能夠再重現,對於汝窯瓷,因而除了台灣故宮少數幾件收藏以外,其珍貴性也屬難得了。而由古迄今也是傲於世人的鈞窯瓷的鈞瓷,更是難能可見的,或許現代人以瓷土作為胚體,也完成了類鈞窯體系的紫鈞紅 天目 等,但是一種秉持傳統鈞瓷胚胎陶質的精神,已不復發現。因為就傳統陶質胚體,在火淬煉下,而有不同變化鈞釉的世界,燒出的鈞瓷釉的鈞釉,確實有一種不可言喻的瓷器精品氣質,而在此說鈞窯美的美更不在話下。
 
如此位居台灣的純青窯,在學程階段就授業於陶瓷大師李茂宗,而於陶瓷的從事窯主林建宏一生戮力陶瓷的研究,從不間斷也已數十年。而因應他身為客家子弟,又是生長於台灣苗栗地區客家地區,如此一種客家人「硬頸」的本質,卻在他身上表露無遺。作為一生陶作人,而他又絕對堅持保有苗栗陶的精神,甚且也將苗栗陶如此精神視若珍寶,因而陶的特質他一直反覆的研究使用,而在多年的研究之下,也將陶土淬煉如石頭與瓷器般的特色,因而多年燒煉的心得,進一步對證世界窯文化的文獻,確知也應證如此的絕妙精密材質,就是陶土燒製的進化版「炻器stoneware」。
 
 
對於炻器的發現,已是現代工藝材料學的極大成就,有如此的成就,純青窯窯主林建宏並未志得意滿,不以所謂藝術家自居。對於炻器的美感與開發,卻還繼續醉心在炻器結合的各種釉藥嘗試可能性,期間也請教在陶瓷界釉藥與製程頗有心得的王龍山老師,在王老師的加持下,林建宏在炻器與釉窯搭配的突破更不在話下。再參酌華夏歷代以來窯變化的詭異與精彩面,不就是一系列的鈞窯釉嗎?有如此對於鈞瓷的再認知,也讓他在釉藥的研發的進階上產生了無數的困境,也因為有如此困境,也讓他不時的在鈞釉藥美學的探索有所突破。如此炻器與釉藥的結合面,純青窯似乎也進入爐火純青的位階,因而多年來也發展出純青窯傲視於人的「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)」發現。
 
而人生命的發展,也有不同的階段,純青窯林建宏對於陶卻也用其一生來從事,但是由早期的陶瓷工廠的管理,以至自我陶瓷事業的研發發展,或許一直著重在實用的生活品項,但是由炻器演化了
 
 
台灣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),對於陶瓷發展的認知也有另一幻化的層面,尤其近年由大盤面的開發,在技術的轉折也有了不同的認知。
 
因緣際會下,純青窯也與皇鼎文化的翁世維產生默契,在彼此幾番溝通下,漸漸希望結合純青窯在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)的難得專業,希望發展出一跨世紀中國陶瓷文化驕傲再現的宏願。而以華夏既有文化,更由夏商周美學為基礎,希望整理出一套屬於現代人,現代東方人的現代陶瓷美學,因而也促成了由台灣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)做為基礎發展了
 
 
1.華夏三足太上行壺(Chinese three-legged Taishangxing pot )
2.寰宇天盤(universe disk)
3.大地琮器 (Earth Cong
 
如此的構思,在器物觀念成熟以後,而有了『《21世紀華夏古文明的陶瓷演化—鈞炻器台灣純青窯》”Ceramic Evolution of Ancient Chinese Civiliz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– Jun  glaze Stoneware Taiwan Pure Green Kiln”。』一書的整理出版。在此書冊的內容而已以下四大篇幅與作品作為方向
 
(一)、台灣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)
台灣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的燒製,不僅是高溫的技術以外,也牽涉一種繁複的材料應用技術的突破。廿一世 紀純青窯的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,無論在結合專業技術,與對於陶土配方屬性的再認知,純青窯的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卻已跨越傳統窯燒溫度的掌握,也掌握了鈞瓷美學的一切。台灣鈞炻器 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並沒有過度的使用現代文明的材質,卻是以一種在傳統台灣苗栗陶土的基礎上,秉持了華夏古文明窯燒陶器的本質,進而發展了一種夏商年代以來的陶瓷新文明,甚且台灣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,也成為了一種華夏由古至今,對於窯燒及陶土的再認知,一種難得的發現, 如此就是台灣「鈞炻器( Jun  glaze Stoneware )」。
 
(二)、華夏三足太上行壺(Chinese three-legged Taishangxing pot)
仁者人器也,存在人的面對。而在如此數千年華 夏大體文化之內,我們又如何的僭越天地,獨 居天地以外的人格呢?壺者暫居人間而器結天地人,而由「精、氣、神」養精蓄銳催促生命存在壺體中,四方八處在寰宇天界以內,人僅是存在天地人三元界面,只是一活性存在的溝通因子,而如此的因子就是人,構成天地人的三位一體,就是一種混沌既有,盤整三界存在,活絡三元現象人的一種位階。在天地寰宇間,除卻圓融的天界天庭外,與面對我們身處的方正大地以外,遠古古代華夏以禮面對四方以外,一種人與天地以禮溝通的器皿禮器油然而生,如此即有串連天地一體的「華夏三足太上行壺」從然而生,此「太上行壺」更是在天地人三元結構裡,一種集聚天地精華再融會貫通,一種而無而有存在的「精、 氣、神」薈粹所在。
 
(三)、寰宇天盤(universe disk)
天盤天者寰宇也存在天圓面對,由現代哲學觀來 對待,圓壁氣形宛若寰宇,更與天彼此通氣, 也為現代科學。一種圓弧視覺的宇宙相符合,也是一種現代科學強力論證的理性支持。如果我們將寰宇視若天體,認為是一無盡擁有,無盡擴大的大宇宙。如此存在的龐大,確實也存在天際,存在心思的寰宇,並不是我們能用簡易人間思維,與人類粗劣的現代核算,可以隨意接觸的。在此的寰宇天盤之狀,已含有期冀存在空間與時間的宇宙。如此天盤者,已然若圓銳天地了,天盤的存在。乃微妙之存,甚且包容天地,一種巨大龐大哲學觀!而寰宇宛如天際大盤一般,如此天盤,涵蓋了我們視覺與思維的一切,所以我們在此認定天盤,集聚了寰宇次元存在氣場之所在。即是古代圓壁存在的意謂,在此面對,從古迄今大天盤的存在與意義,也是一深扣人心的遠古生命意謂。
 
(四)、大地琮器 (Earth Cong )
地者地琮也,「大體的天體古人以「琮」作為存 在「地」的面對禮器」由東方信仰與禮制,再 觀「琮」的存在造型,也是歷經文明智慧的洗鍊,而 再經過數千年再對「琮」的造型與意義,我們不難在 當下時代,見及了許多形式「琮」的造型,如此「琮」 內圓外方琮形,製作工整對稱,外壁四面卻顯平整, 而它的射頸較短,其內在射口內緣、外緣對稱圓整, 甚且它的孔壁垂質光滑,從頸至肩呈斜面的造型,因 為古代玉的材質取得不易。也因應當時禮制的輕重, 或是不同大小祭典的需求,造型也不是差異性很大, 不同習俗祭典與地區性,產生了不同的「琮」,就現 代物理的量子觀而言,如此的琮或許是遠古的禮器, 但是存在對稱的幾何造型,就當代存在的平衡觀念而 言,琮的存在似乎也產生一種存在安定,與天地人串連的神秘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