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中心《管振輝-詮釋土地情感哲理的現代藝術家》

《管振輝-詮釋土地情感哲理的現代藝術家》

2020/2/18 藝文活動公告 98

資料來源:

華巍藝術新聞  http://www.huaweart.com/archives/5305

展期:2020/2/21-3/22

講座:2020/3/7  PM2:00 

開幕:2020/3/7  PM3:30

地點:人文遠雄展覽館 THE ONE GALLERY 高雄市林森三路172號

由管振輝「觀照土地的N種方式」觀念論起,「觀照土地的N種方式」,如此是一位藝術家,對於自我存在與在地土地覺醒的一種感性面對。如此土地存在的意謂確實包含多種面向層次,而「土地倫理」卻也是美國生態保育之父李奧( Leopold ,1987-1948 )一種深切的體會論述的哲學。但是台灣藝術圈,在此對於環境描述繪畫的泛寫實主義(Realism)的當下,藝術家管振輝,卻另有一套對於土地關懷的個人哲學形式確屬難得,在此藝術家管振輝,以一種行動的心思思維,來面對其認識所處於存在土地倫理哲學。

管振輝如此用繪畫形式詮釋的大環境觀點,不無增加了其個人人文思維面對的角度,而此環境因素的範疇,除卻山川大地與不同既有景物的陳設以外,一種創作者個人絕對人文物象形式的觀點,不知是否也是藝術家在面對與環境相處間,一種深卻觸動,創作者內在情感而引發藝術創作形式的基礎。但是在此2020年藝術家管振輝,卻提出「平蕪盡處春山 行人更在春山外」 一種遠離塵囂遁世的企圖性修為,最為此次藝術創作發表的新思呈現。

在此「平蕪盡處春山 行人更在春山外」一詞的敘述,已是一種跨越藝術,一種橫向領域的創作探索了。在此藝術家管振輝作品表現中,似乎在藝術創作觀念上,試圖表現繪畫創作的極簡現象,讓繪畫創作的表現,會是一種貼近直接性繪畫線條,或是一種個人形而上意境的表現。在此也讓繪畫的繪畫,轉換成一種創作者自我內在思維的意境投射一般。表現的是一種抗拒時間性的創作表現,希冀讓創作轉換成為一種永恆的存在性。

對於時間與創作,創作者在此卻能以一種跨越時間。來完成一件真屬自己,一自我情境的藝術表現,或許在作品形式上的表現圖繪,已經壓縮到接近無的狀態。但是作品在藝術家思想的完全投射表現上,卻已經構成一件件不同的意境表達。

在此時向的現實世界,人不無在時間空間的限度內存在,而一位藝術家卻在有限的創作畫面以內,以自我心性的筆觸線條色感,希冀再創一自屬心性的N次源可能的空間,在此作品圖企表現的,在此榮格(Carl Gustav Jung,. 1875∼1961)利用“集體潛意識”來解釋原始文化及藝文創作的問題。台灣藝術家管振輝卻以個人強烈土地情感,與其熟悉的土地作一情感的互動,如此的行徑卻也是現代台灣社會一種後文人形式的浪漫情懷,但是與其說管振輝如此抽象形式的表現,略帶文人思緒,真確的應該說如此一位現代藝術家,是一位頗具人文思維情感的藝術家。

如此藝術的藝術,構成一位有自我情感與思維的藝術家,實屬不易。甚且藝術創作本質面,卻也不離生長土地的情感與關懷,更屬難得。而管振輝「觀照土地的N種方式」觀念,卻也是傳統台灣現代藝術文化所缺乏的,而由其觀照與注視的態度詮釋生命的土地,在此N種方式土地的關懷,必然要面對的是如此創作者,其藝術表達的形式切題的清晰度,也必然要有其廣度與深度。但是在台灣如此立論土地議題得哲學觀,相信必能因發更多對於自我土地情感,表達方式的差異性。而且對於土地關懷的表達,相信除了藝術創作,或是其他文化形式創作的面對外,一種土地深切情感的共鳴性,相信必能在此台灣成為顯學。所以如此對台灣土地情感的感動,藝術家管振揮卻能以抽象形式,形而上的詮釋了其個人對於台灣的情感。所以在此我說藝術家管振輝,是一位詮釋土地情感哲理的現代藝術家。